•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佛教故事

鬼妻的诱惑

时间:2021/7/7 11:57:47   作者:   来源:   阅读:1718   评论:0
内容摘要:孩子,你也不小了,该是帮你讨房媳妇的时刻啦!’母亲对著成年的儿子这么说。  ‘母亲,我这平生只想念经修行,这是最美妙的生活,请不要为我找什么妻子了。’儿子从小便研读佛经、进修修身养性之理,比起娶妻生子,他更愿望能专心修行。  母亲见儿子并无成家的念头,遂成全他离家修行之愿,儿子离去母...
孩子,你也不小了,该是帮你讨房媳妇的时刻啦!’母亲对著成年的儿子这么说。

  ‘母亲,我这平生只想念经修行,这是最美妙的生活,请不要为我找什么妻子了。’儿子从小便研读经、进修修身养性之理,比起娶妻生子,他更愿望能专心修行。

  母亲见儿子并无成家的念头,遂成全他离家修行之愿,儿子离去母亲之后,母子俩从此分别了。

  年轻的修行人到了另一个国家,自食其力,镇静的过著清淡的生活。

  在他栖身的山林邻近有位白发白叟,白叟有个女儿,是他早年在山脚下捡到的弃婴,现在已经长成一位亭亭玉立、楚楚动人的少女。

  ‘女儿啊!你也不小了,该是帮你许配小我家的时刻了!’白叟说。

  然则,一年以前了,美丽的女儿都没看中任何一个须眉。

  ‘我说女儿啊!你会不会太抉剔了一些呢?’白发白叟烦恼地说:‘照样你已经有心仪的人家?’听到此话,女儿溘然昂首看了对门的房子一眼,然后羞答答的半吐半吞。这时白发白叟才想起,近邻不就正住著一个年轻的独身须眉吗?

  第二天一大早,白叟就跑去敲修行人的家门。年轻人放下手中的经,请白叟进去坐。

  白叟坐定,搔了搔满头的白发,盯住他说:‘年轻人啊,咱们是邻居,怎么从来都没见你过来坐坐。’

  在一番酬酢之后,白叟便把自己的来意告诉了年轻人。

  ‘老伯,请别开玩笑了!’年轻人溘然严肃的说道:‘我一心志在修行,不想成家。’

  白叟听了这话,心知年轻人一时少焉是不会准许的,于是想了一个缓兵之计。

  ‘我啊!年纪已经老了,女儿总有一天也要嫁人,我看你是一个好孩子,既然不愿当女婿,那可弗成以给我当干儿子,今后也好有个照顾,不然我可能在这深山里病死了也没人知道啊!呜……’白叟说著说著迳自的哭了起来。

  年轻的修行人不忍见白叟苦苦请求,只好准许他的请求。当天晚上,白叟便拉著‘干儿子’到家中晚餐。

  白叟的女儿十分高兴,年轻人刚进白叟的家门,她妩媚的双眼便直勾勾地盯著年轻人看,吃饭时也紧挨著年轻人坐。年轻的修行人,闻到她身上神秘的香味,再加上白叟与女子一向的鼓动劝告。当天晚上,年轻人便放弃了‘不成家’的坚持,和女子订了婚约。

  娶亲之后,没过几天,年轻人看见好一阵子没翻阅的经,心里十分不安,他摸著经书的书皮,责备地说:‘法告诫常人要远离色欲。法将色欲比做猛火,将人比作飞蛾,蛾老是贪恋著火光,终有一天会自烧身亡。念了这么久经的我,竟然依旧做著飞蛾扑火的事!真是忸捏啊!’年轻修行人不禁痛恨万分。

  是日晚上,他便偷偷地逃跑了。一跑就是一百多里,见到一个空亭子似的房子才停下来投宿歇息。

  ‘我想借住一晚上,主人,不知是否方便?’年轻人上门问道。

  主人让他进来,指著一个房门说:‘你就住在这间吧。’

  ‘感谢。’年轻人进了房间,却在点灯的时刻,听见床上传来妇人的声音:‘你来啦。’

  ‘你是谁?想干什么?’他又惊又怒,颤声问道。

  ‘我是谁,你不熟悉了吗?’只听那妇人娇声问道。

  年轻人仔细一看,‘你跟我妻子怎么这么像啊?’

  妇人一双勾魂摄魄的媚眼,在朦胧的灯光下直盯著他,修行人的心又被这女子所迷惑,昏头昏脑的与她同床共枕,而这样迷惑的日子,一过就是五年。

  有一日,近邻的邻居溘然死去,年轻人才又想起自己修行的初衷:‘人生转眼即逝,我竟还被欲念迷惑的浪费生命!’当夜,他又静静的溜走了!

  ‘主人,您可以布施稀饭和一口水给我吗?’在一个又热又饿的正午,年轻修行人正向一户人家乞讨一些食物。

  一个女子端来一碗热饭,手里远端著满满一杯凉水。他吃饱喝足,精神饱满地正准备起来告辞时,却见女子盖住了去路,两只眼睛溘然充满了熟悉的笑意。

  ‘你短长啊!怎么又把我一小我撇下呢?’女子一边说,一边与年轻人拉拉扯扯的进房子。那样迷蒙、媚样的眼神向年轻人袭来,就像一股迷魂烟,让他忘了修行与坚持,不明不白的日子又这样过了十年之久。

  ‘我的罪孽深重啊!’睡著的人儿总有醒来的时刻,已经不再年轻的修行人,一天又溘然想起自己从小学的法训诫。他第三次偷偷离开女子,此次他坚持怎么也不愿投宿,‘免得又落人欲望的圈套。’他提醒自己。

  然而,第二天夜里,他正在草丛里穿行时,有个站在大屋前的人叫住他:‘什么人在那里走夜路?’

  ‘我是一个修行人,要到前面的村庄去。’

  ‘这么晚还在草丛鬼鬼祟崇,该不会是小偷吧?过来让我瞧瞧,证实你没偷拿我家的器械!’黑夜里那人吼道。

  为了证实自己的清白,修行人只好两手空空到那人跟前去,站在门外的,果真又是他的妻子。

  ‘我放弃投胎为人的机会,发誓要生生世世给你做妻,你还要跑哪儿去?丈夫,进来吧,不要再逃开了!你再怎么躲,我也能找到你,想想我们在一路的日子多快活啊!’

  ‘不!我再也不会进去了!’但黑阴郁,他又看到那美男的眼光忽闪忽闪的诱惑著,他的心念又开始动摇。

  修行人鼎力的摇著自己的头,试图把心中的妄念都甩开,他跪在地上,苦楚地对夜空大声喊道:‘我欲根难拔,竟到了如斯之地步了吗?’

  在跪下的瞬间,他溘然体悟到,受欲是造成他无尽忧?的泉源,修行人渐渐起身,果断的眼神望进鬼妻的眼中:‘欲念是一种病,那么彻底的终止它,就是最好的药。而我的病,也该痊愈了!你也是。我们都别再生生世世为爱欲沉沦忧?了!’

  鬼妻知道修行人此次是真的体悟了事理,难舍地离去了修行人,就此消失。

  望著在面前就这样溘然消失的女子,修行人想起自己的平生竟为爱欲沉沦的数十年,不由的感叹了起来,想想自己接下来的日子,真应该好好的修行了。


标签:诱惑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家族的保富法:乐善好施,积德积善
相关评论
深圳市善觉文化科技有限公司 粤ICP备190100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