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向生净土

一张别具意义的皈依证 ─── 雪公与如岑法师

时间:2021/7/2 16:13:14   作者:   来源:   阅读:1971   评论:0
内容摘要:从双流机场赶赴成都,不到半个钟头的高速公路车程,虽然安坐在巴士里,心却是向着右侧的华阳镇(今之成华区)遥想而去。华阳镇距双流县不过十五公里,镇上的定光寺,在四十多年前,曾有净土宗大德如岑法师驻锡,与台中莲友结下不解之缘。印祖为《思归集》作序如岑法师以印祖为师,民国四十二年,虚云老和尚在〈印光大师画传序〉说:「其学生灵岩...

从双流机场赶赴成都,不到半个钟头的高速公路车程,虽然安坐在巴士里,心却是向着右侧的华阳镇(今之成华区)遥想而去。华阳镇距双流县不过十五公里,镇上的定光寺,在四十多年前,曾有净土宗大德如岑法师驻锡,与台中莲友结下不解之缘。

印祖为《思归集》作序

如岑法师以印祖为师,民国四十二年,虚云老和尚在〈印光大师画传序〉说:

「其学生灵岩妙真和尚,及了然、德森、廉音、如岑诸法师,为纪念大师,传播遗教,以宏扬净土,特聘沪上名画家唐云、孔小瑜,合作大师画传廿五幅。」

岑公平生致力弘扬净土窍门,曾编撰《思归集》,摘录菩萨祖师,及近世大德所说的念法要,以策励念行者,使信心未稳固的人得以稳固,愿力不巨大者得以巨大,行持不扎实者得以扎实。全书共分四卷:第一卷是菩萨的开示,第二卷是从慧弘远师到蕅益大师的法语,第三卷是坚密大师以至印光、弘一大师的嘉言,第四卷是净土杂咏、生西证验及倓虚大师〈念论〉等附录。

书成之後,送到姑苏灵岩山寺,请印光大师作序,因书中收有印祖的文钞,印祖在序中特意以「学人」自称,印祖说:「如岑大师,录其菩萨祖师及近世各学人谈吐」,为什麽叫学人呢?印祖括注云:「近世常识,称为学人者,以前有菩萨祖师故,切勿疑讶。」书前有菩萨开示,所以近代人只能以「学人」自称,以示尊卑。

印祖为《思归集》作序,另有〈复如岑法师书〉信函,斧正书里几处不当。还为此书作歌:「应当发愿愿往生,客路溪山任彼恋。自是不归归便得,故乡风月有谁争。」与思归净土者,共勉同生西方。

定光寺的印祖雕像事蹟

如岑法师仰慕印祖道风,时有手札往来,《文钞三编》就有〈复如岑师代友人问书〉,条例四则学者弗成不懂的礼仪。民国三十三年,如岑法师在定光寺两边廊道,描写印光大师雕像,墙上崁的碑记具体记载印光大师的事蹟。对印祖的崇敬,於净土窍门的弘化,无所不用其极。

剖断《阿弥陀经义蕴》

雪公与如岑法师人缘从何说起?抗战时代,雪公在重庆,见唯识学者,有鄙弃净土为「寓言权说」的论点,因而撰述《阿弥陀经义蕴》,书成之後曾请如岑法师监定。民国三十八年,《义蕴》在台湾出版时,书後有一篇签名「姑苏灵岩行人传智」的题偈,说道:「炳南李居士,现作维摩身,以文字般若,放作大光明,深入而显出,着《弥陀义蕴》,博采群经注,复加妙答问。先化於台湾,继以及各省,履行全世界,咸返古家乡。因请如岑公,法眼而监定。」

引荐南京莲友皈依

抗战胜利,雪公随孔奉祀官乘舟抵达南京。在京三年,雪公趁着公务之余,在正因莲社讲经弘法。大难不死,民气思定,加上雪公善巧弘化,一两年间,便吸引浩瀚人士想皈依法。民国三十七年,雪公致函四川定光寺的如岑法师,蒙法师复函慈允,请雪公在南京正因莲社举行代授皈依典礼。事後,雪公将当天代授皈依典礼情形,再函报如岑法师。

雪公在信中提到,皈依者先施礼数日,在观音成道日举行典礼。一切典礼都是遵照皈依证书後的典礼解决。雪公并将莲社取名正因的由来、莲社修学作风,以及依黉舍教室方法讲演情形,陈述一番。

如岑法师接信後,遂即在八月十二日复函。

如岑法师师法印祖的手札复函,以「莲友」自称。对雪公讲经不敢仿效丛林讲大座的模式,而改以黉舍讲课方法,既谦抑又善巧,相符白衣不登座说法的制,多有嘉许。

信中提到的一西法师,也是一位净宗大德,他在民国三十七年,於四川威远弥陀寺创办《净宗月刊》,开辟「古德谈吐」、「今人着述」、「化消息」等专栏,具体记载了民国时期净土宗的成长情况,直到民国四十年事尾才停刊。如岑法师给雪公的信,及雪公来函,就是登在民国三十七年十二月的《净宗月刊》第八九期合刊。

介绍台中莲友皈依

民国三十八岁首年月,雪公来台,应台中法华寺智大军之邀,於四月初一在法华寺首次讲演,於蒲月初二日开讲《般若心经》,一礼拜三次,至六月廿二日圆满。雪公在法华寺还设有「施诊处」,开出的处方笺有一千四百余张。讲完经後,听众想皈依拜师,为雪公拒绝,智大军在《李老居士讲经周年记念特刊》云:

「李老居士青年学,具受菩萨大戒,萨埵行愿,如同普贤,平等待人如常不轻,慈悲度众如阿弥陀。故讲完了经,不少的人要皈依拜为师者,他白叟家戒行肃静,毫不接收。只有介绍四川华阳定光寺净宗道场,如岑法师慈悲摄度,迄今依受度者七十余人。」

(雪公在法华寺讲完《心经》,有七十多位莲友发心皈依,雪公祈请在四川的如岑法师为皈依师。)

当时正信法在台不兴,一般人很难分得清居士与三宝的关系,有人问说:「在家居士为何不能收皈依学生?」雪公答云:「僧者众也,乃指一切比丘之集团,皈依僧,实皈依其集团。在家人不过近事男女耳,并非比丘,无资入此僧团,何能僭分,妄受皈依?」雪公只是代为引荐皈依三宝,并没有收皈依学生。因当时台中没有正式的削发僧宝,所以雪公最初都是写信给四川的如岑法师,介绍通信,代说皈依。

民国三十八年,两岸尚未分隔,信件往来正常通行,在法华寺听雪公讲解法的学生,大多皈依如岑法师。例如张庆祝老菩萨三皈证书就是远从四川华阳定光寺寄来的,证书背後还有印祖〈为远道函求皈依学生略说皈依典礼〉的遗教,与南京正因莲社颁授的皈依证书同一版本。而後台湾与大陆通讯中断,从内地来台的僧宝日多,雪公才就近恭请斌宗法师、证莲老和尚、忏云法师、会性法师等为莲友传授皈戒。

风云变色之际,一张三皈证书「经天复东注」,为两岸做了超贯穿连接,深心体会个中人缘,似有一股道意古风,从泛黄的证书飘散出来。

处处水月道场

两岸对峙後,如岑法师景况若何?据《现代学》期刊披露,一九五一年,有人对法师的立场,质疑说:「我公(案:指一西法师)与如岑上人实为川中窍门龙象,主持处死,四众钦依,已非一日。不过时代突变,教徒应当细心研究:此种突变,向好处变,抑向坏处变。倘向坏处变,吾辈岂能以法徇俗?倘向好处变,而吾辈徒,袖手观察迟疑、略无赞助,则此法,与人何益,与世何补?修慧之人,断不应贸然随人,亦不应法律自缚。」力劝法师不要「被『奥妙法』束缚住」,足见如岑法师当时深信法,守死善道,不肯与世浮沉。

三军可夺帅也,匹夫弗成夺志也,小我志向可以矗立不摇,然则依报情况却作不了主,从《双流县志》得知,民国三十九年以後,定光寺被改成织布厂,及乡里小学用地。也曾应用寺院办过敬老院、农民夜校及肥料厂等,致使像、殿堂更遭破坏。到了文化大革命,寺里的经书、书画荡然无存。临盆大队将殿堂拆毁,将藏经楼建成礼堂,寺庙地基则划给农民建房舍,最後仅剩破房十余间。

世事项更,法运无常,即使是说法的只树孤独园,如今安在?人能弘道,非道弘人,在南京,在台湾,因如岑法师而皈依门的三宝学生,往生极乐者大有人在,个中功德,弗成计量!岑公完了这场梦中事,会在何方起建另一座水月道场呢?


【转帖即为法布施,功德无量】出处参考:http://www.foyuan.net/article-295978-1.html


标签:一张 意义 皈依 法师 
相关评论
深圳市善觉文化科技有限公司 粤ICP备190100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