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藏传佛教

毗婆尸佛经

时间:2021/7/2 16:07:54   作者:   来源:   阅读:1736   评论:0
内容摘要:毗婆尸佛经卷上    西天译经三藏朝散大夫试鸿胪卿传教大师臣法天奉 诏译尔时佛告诸苾刍。于以前劫有大国王。名满度摩。有一太子名毗婆尸。久处深宫思欲出游。告御车人瑜誐言。与我如法安置车马。今欲出外游观园林。瑜誐闻已即往厩中。安置车马控太子前。乘之出外。见一病人。太子曰。云何此人颜貌羸瘦力量劣弱。瑜誐答言。此是病人。太子曰...

毗婆尸经卷上

    西天译经三藏朝散大夫试鸿胪卿传教大师臣法天奉 诏译


尔时告诸苾刍。于以前劫有大国王。名满度摩。有一太子名毗婆尸。久处深宫思欲出游。告御车人瑜誐言。与我如法安置车马。今欲出外游观园林。瑜誐闻已即往厩中。安置车马控太子前。乘之出外。见一病人。太子曰。云何此人颜貌羸瘦力量劣弱。瑜誐答言。此是病人。太子曰。云何名病。瑜誐答言。四大假合虚幻不实。稍乖保调即生忧?。此名为病。太子曰。我能免不。瑜誐答言。俱同幻体四太无别。如失保调亦不能免。太子闻之情思不悦。即回车马却至王宫。端坐思惟病苦之法。真实不虚。心无安隐

尔时世尊而说颂曰

 毗婆尸太子  游观于园林
 匆见病患者  形色而憔悴
 即问御车人  太子亦难免
 端坐自思惟  病苦而无谬 

尔时世尊说此偈已。告苾刍言。时满度摩王即问瑜誐。云何太子。出回不悦。瑜誐答言。太子出外游观园林。见一病人形色瘦恶。心神不安太子不识。问言何人。瑜誐答言。此是病人。又复问言。我能免不。瑜誐答言。俱同幻体四大无别。如失保调亦不能免。太子闻已即回车归宫。思惟病法是故不乐。时满度摩王闻是事已。忆念往日相师之言。若得在家即绍灌顶轮王之位。若或削发信乐修行而成果。如是念已。即于宫内施设各种上妙五欲。娱乐太子。令彼爱着断削发意

尔时世尊而说颂曰

 满度摩父王  知子游观回
 身心而不乐  恐彼求削发
 即以上妙乐  色声香味触
 悦于太子情  令后绍王位 

尔时世尊说此偈已。告苾刍言。时毗婆尸太子告瑜誐言。与我如法安置车马。今出城外游观园林。瑜誐闻已即往厩中。安置车马控太子前。乘之出城。见一白叟。须发皓白。身心昧劣。执杖前行。呻吟无力。太子曰。此是何人。瑜誐答言。此是白叟。太子曰。云何名老。瑜誐答言。五蕴幻身四相迁变。始自婴儿孺子。不觉长盛老年。眼暗耳聋身心衰朽。名之为老。太子曰。吾免此不。瑜誐答言。贵贱虽异幻体无别。日往月来亦须衰老。太子闻之不乐而归。入定思惟老苦之法无能免者

尔时世尊而说颂曰

 毗婆尸太子  忽见一白叟
 须发皆皓然  执杖乏力量
 入定审思惟  一切有为法
 刹那而不住  无有免斯者 

尔时世尊说此偈已。告苾刍言。满度摩王见太子不乐。问瑜誐言。我子云何情不乐耶。瑜誐答言。太子出外见一白叟。太子曰。此是何人。瑜誐答言。此是白叟。太子又问。云何名老。瑜誐答言。五蕴幻身四相迁变。始自婴儿孺子。不觉长盛老年。眼暗耳聋身心衰朽。名之为老。太子曰。我还免不。瑜誐答言。贵贱虽异幻体无别。日往月来亦须衰老。太子闻已不乐而归。入定思惟实无免者。所以不悦。王闻是事。忆念往昔相师之言。若得在家必作轮王。若也削发必成果。尔时满度摩王如是念已。复以五欲妙乐娱悦太子。令彼爱着断削发意。尔时世尊。而说颂曰

 满度摩父王  见子心不悦
 忆昔相师言  恐彼求削发
 即以妙五欲  各种悦其心
 如彼天帝释  受乐欢乐园 

尔时世尊说此偈已。告苾刍言。时毗婆尸太子告瑜誐言。与我如法安置车马。今欲出外游观园林。瑜誐闻已即往厩中。安置车马控太子前。乘之出外。见有多人围绕车舆举声大哭。太子曰。此是何人。瑜誐答言。此是死相。太子曰。云何名死。瑜誐答言。人生浮世寿有短长。一旦乖离气绝神逝。永别恩爱长处荒郊。家属号泣。此名为死。太子曰。我能免不。瑜誐答言。三界无安未逃死活。太子之身亦弗成免。太子闻已。身心不悦回车归宫。入定思惟无常之法弗成爱乐。我今云何得免斯苦。尔时世尊而说颂曰

 毗婆尸太子  见彼命终人
 即问御车者  无能免斯苦
 独坐自思惟  真实而不谬
 我身复云何  得免无常患 

尔时世尊说此偈已。告苾刍言。满度摩王问瑜誐言。太子云何而不乐耶。瑜誐答言。太子出城见一死人问言。此是何人。瑜誐答言。此是死相。太子曰。云何名死。瑜誐答言。人生浮世寿有短长。一旦乖离气绝神逝。永别恩爱长处荒郊。家属号泣。名之为死。太子曰。我能免不。瑜誐答言。三界无安未逃死活。弗成免也。太子闻已回车归宫。入定思惟实无免者。是以不乐。王闻是事。忆念往日相师之言。若得在家必作轮王。若是削发必成果。复以五欲之乐娱悦太子。令彼乐着舍削发意。尔时世尊而说偈言

 满度摩国王  毗婆尸太子
 见彼命终人  嗞嗟而不悦
 王以上妙乐  色声香等境
 娱悦令爱着  舍离削发意 

尔时世尊说此偈已。告苾刍言。时毗婆尸太子告瑜誐言。与我如法安置车马。今欲出外游观园林。瑜誐闻已即往厩中。安置车马控太子前。乘之出外。见一苾刍剃除须发。身被法衣。太子曰。此是何人。瑜誐答言。此是削发人。太子曰。云何名削发人。瑜誐答言。悟老病死。入解脱门。行忍辱慈悲。求涅槃安泰。永别亲爱。愿作沙门。名削发人。太子闻已欢乐至前。善哉善哉。行慈悲忍辱平等善法。能背尘劳趣求安泰。我亦愿为。言已归宫。即发信心。行削发法。作沙门相。尔时世尊而说颂曰

 太子出王城  游观诸园苑
 忽见老病人  及彼无常者
 念念不久停  恒受各种苦
 复睹削发人  剃除于须发
 服坏色法衣  进止身仪雅
 常行平等慈  忍辱诸善法
 是故求削发  弃舍五欲乐
 父母并家属  国城诸至宝
 即作沙门相  忍辱自调伏
 息除贪爱心  勤求解脱乐 

尔时世尊说此偈已。告苾刍言。满度摩城八万人众。见毗婆尸舍父王位。削发剃发为沙门相。而各思惟。太子上族弃舍五欲而修梵行。我等今者宜亦削发。彼八万人如是思已。即时削发为沙门身。尔时世尊而说颂曰

 大智最上人  其数有八万
 随顺毗婆尸  削发修梵行 

尔时世尊说此偈已。告苾刍言。时毗婆尸菩萨既削发已。与彼八万人。离自国城游行诸处。至一聚落结夏安居。过是夏已而自思惟。我今云何如迷醉人游行诸处。作是念已。心得清净至本住舍。于夜分中复自思惟。我今何用世间富贵。众生爱着轮回死活。苦蕴相续无有穷尽。又复思惟。此老死苦因。何缘所生而得老死。入三摩地谛观此法。从生支有。又复思惟。此生苦因何缘所生。入三摩地谛观此法。从有支有。又复思惟。此有苦因何缘所生。入三摩地谛观此法。从取支有。又复思惟。此取苦因何缘所生。入三摩地谛观此法。从爱支有。又复思惟。此爱苦因何缘所生。入三摩地谛观此法。从受支有。又复思惟。此刻苦因何缘所生。入三摩地谛观此法。从触支有。又复思惟。此触苦因何缘所生。入三摩地谛观此法。从六入支有。又复思惟。此六入苦因何缘所生。入三摩地谛观此法。从名色支有。又复思惟。此名色苦因何缘所生。入三摩地谛观此法。从识支有。又复思惟。此识苦因何缘所生。入三摩地谛观此法。从行支有。又复思惟。此行苦因何缘所生。入三摩地谛观此法。从无明支有。如是无明缘行。行缘识。识缘名色。名色缘六入。六入缘触。触缘受。受缘爱。爱缘取。取缘有。有缘生。生缘老死忧悲忧?。如是集成一大苦蕴。尔时毗婆尸菩萨又复思惟。此老死苦因云何得灭。入三摩地谛观此法。生灭则老死灭。又复思惟。此生苦因云何得灭。入三摩地谛观此法。有灭则生灭。又复思惟。此有苦因云何得灭。入三摩地谛观此法。取灭则有灭。又复思惟。此取苦因云何得灭。入三摩地谛观此法。爱灭则取灭。又复思惟。此爱苦因云何得灭。入三摩地谛观此法。受灭则爱灭。又复思惟。此刻苦因云何得灭。入三摩地谛观此法。触灭则受灭。又复思惟。此触苦因云何得灭。入三摩地谛观此法。六入灭则触灭。又复思惟。六入苦因云何得灭。入三摩地谛观此法。名色灭则六入灭。又复思惟。名色苦因云何得灭。入三摩地谛观此法。识灭则名色灭。又复思惟。此识苦因云何得灭。入三摩地谛观此法。行灭则识灭。又复思惟。此行苦因云何得灭。入三摩地谛观此法。无明灭则行灭。如是无明灭则行灭。行灭则识灭。识灭则名色灭。名色灭则六入灭。六入灭则触灭。触灭则受灭。受灭则爱灭。爱灭则取灭。取灭则有灭。有灭则生灭。生灭则老死忧悲忧?灭。如是一大苦蕴而自不生。尔时世尊而说颂曰

 毗婆尸菩萨  思惟老死苦
 以智推彼因  何缘何法生
 入定审谛观  知从生支起
 甚至行苦因  知从无明有
 复观从何灭  无明灭行灭
 甚至老死尽  苦蕴悉皆无 

尔时世尊说此偈已。告苾刍言。时毗婆尸菩萨复观色受想行识。生灭不住。如幻如化无有真实。智观现前。业习烦恼一切不生。得大解脱。成正等觉。尔时世尊而说颂曰

 毗婆尸菩萨  复观蕴等法
 入彼三摩地  智观现前时
 惑苦业习惯  一切皆不生
 如飘兜罗绵  刹那弗成住
 成就菩提  涅槃吉祥果
 如月大圆明  光遍十方界 

尔时世尊说此偈已。告苾刍言。时毗婆尸先在因位。一疑自身如同迷醉。二疑贪等烦恼展转增多。如是思惟缘生之法。得大解脱尔时世尊而说颂曰

 彼如来身  难成能得成
 观察缘生法  复断贪嗔痴
 究竟于彼岸  成就大解脱
 如日在山顶  遍照于一切 

毗婆尸经卷上毗婆尸经卷下

    西天译经三藏朝散大夫试鸿胪卿传教大师臣法天奉 诏译


尔时世尊说此偈已。告苾刍言。时毗婆尸既成道已。即作是念。我于何处先应说法利益有情。谛观思惟。满度摩王所都大城。国民炽盛机缘闇练。作是念已。即从座起整衣服手执应器次序递次行乞。往满度摩城。诣安泰鹿野园中。暂住止息安闲无畏。尔时世尊而说颂曰

 二足正遍知  安闲行持钵
 安住鹿野园  无畏如师子 

尔时世尊说此偈已。告苾刍言。时毗婆尸告守门人曰。与我往欠拏太子及近臣帝稣噜处。吾今现在安泰鹿野园中。我欲相见。时守门者闻是语已。即诣欠拏太子及近臣帝稣噜处。具陈上事。毗婆尸成正觉道。往满度摩城安泰鹿野园中。我欲相见。欠拏太子闻是语已。与帝稣噜即乘车骑。出满度摩城。往安泰鹿野园中。诣毗婆尸前。头面礼足。瞻仰尊颜目不暂舍。尔时毗婆尸欲令欠拏欢乐信受开示妙法。言。如以前诸所说。若布施持戒。精进修行。能离欲色烦恼过失得生净天。时欠拏太子帝稣噜闻是语已。心得清净。如毗婆尸正等觉心。生正解心不怀疑善心软心广心无碍心无边心清净心。复为宣说苦集灭道。四谛法行各种开示。时欠拏太子帝稣噜通晓四谛。见法知法。得法坚牢法依法住法不动法不舍法不空法。譬如白[疊*毛]无诸尘垢。悟法之心亦复如是。尔时欠拏太子帝稣噜白毗婆尸言。如来应正等觉。我愿削发受善逝戒。言。善哉。今恰是时。即与剃发受具足戒。如是彼为彼二人现三种神通。令发精进趣向慧。一现变更神通。二现说法神通。三现调伏神通。如是现已。欠拏太子帝稣噜英勇精进。经转瞬间真智响应。断尽诸漏成阿罗汉。尔时世尊而说颂曰

 毗婆尸世尊  说法鹿野园
 欠拏帝稣噜  俱来至
 即以头面礼  瞻仰而一心
 开示施戒门  苦集灭道法
 闻已深信受  了达无生灭
 俱求于削发  即受善逝戒
 复睹神通力  速发精进心
 转瞬诸漏尽  成就阿罗汉 

尔时世尊说此偈已。告苾刍言。汝今倾听。满度摩城国民炽盛。宿植善本有八万人。闻欠拏太子帝稣噜正信削发。为说法现通而成圣果。如是思惟。有如是削发。如是梵行。如是说法。如是调伏。世所希有。得不曾闻。我等今者亦愿削发。作是念已。时八万人俱舍家缘。出满度摩城。往安泰鹿野园毗婆尸所。头面礼足却住一面。合掌瞻仰目不暂舍。为说法令生信心。言。如以前诸所说妙法。若人布施持戒精进修行。能离欲色烦恼各种过失得生净天。时八万人闻是语已。心得清净。如毗婆尸正等觉。心生正解心无怀疑软心善心广心无碍心无边心清净心。复为宣说苦集灭道。四谛法行各种开示。彼八万人通晓四谛。见法知法。得法坚牢法依法不坏法住法不动法不舍法不空法。譬如白[疊*毛]离诸尘垢。彼等之心亦复如是。时八万人俱发声言。如来应正等觉摄受我等。令得削发受善逝戒。即摄受剃发受戒。复为彼众现三神通令发精进。一变更神通。二说法神通。三调伏神通。如是现已。时八万人。英勇精进不久之间。漏尽意解成阿罗汉。尔时世尊而说颂曰

 满度摩城内  众有八万人
 闻于欠拏等  削发成圣道
 俱发清净心  而来诣
 闻法心欢乐  速起英勇心
 合掌白世尊  愿听我削发
 受持于戒律  应时为摄受
 剃发而受戒  复为现神通
 断尽诸结缚  如灭尸利林
 炽焰永不生  成就大解脱
 如是众苦依  当得灭无有 

尔时世尊说此偈已。告苾刍言。毗婆尸度彼众已。出安泰鹿野园往满度摩城。八万苾刍亦往满度摩城。诣世尊前。头面礼足于一面坐。即具说得道人缘。令其稳固。尔时世尊而说颂曰

 难作极难作  轮回尽轮回
 如是八万人  永断众结缚
 亦如帝稣噜  欠拏太子仙
 精进求削发  俱获解脱果 

尔时世尊说此偈已。告苾刍言。时毗婆尸。而作是念。此大苾刍众住满度摩城。宜应削减令六万二千苾刍往诣诸方。游行聚落随意修习。经六年后归满度摩城。受持波罗提目叉。作是念时。于虚空中有一皇帝。知心念。告毗婆尸言。善哉。若令六万二千苾刍游诸聚落随意修行。经六年后复还本国。受持波罗提目叉。今恰是时。即告言。汝苾刍众中。令六万二千人游诸聚落随意修行。经六年后复还本国。受持波罗提目叉。时六万二千人闻是语已。出满度摩城随方游止。尔时世尊而说颂曰

 无漏无等等  调御大丈夫
 导引于群生  令至寂静道
 今遣苾刍众  最上声闻
 六万二千众  出彼满度城
 游行诸聚落  如龙大威势
 随意自修行  六年复本国 

尔时世尊说此偈已。告苾刍言。彼六万二千人即时出城。往诸聚落随意修行。如是过一年二年。至第六年。彼诸苾刍互相告言。六年已满宜归本国。作是语时空中天人复告言曰。今恰是时。归满度摩城。受持波罗提目叉。于是六万二千苾刍以自神力及天威德。经转瞬间至满度摩城。尔时世尊而说颂曰

 彼大苾刍  六万二千众
 游诸聚落中  随意六年满
 自思欲往还  天人通俗告
 令归满度城  受持清凉戒
 闻之大忻庆  身毛皆喜竖
 即运神通力  如乘大龙象
 转瞬还本城  安闲无所碍
 无上二足尊  出生于世间
 善说众律仪  度脱诸群品
 今当为敷演  波罗提目叉 

尔时世尊说此偈已。告苾刍言。彼六万二千人至满度摩城。诣毗婆尸前。头面礼足。却坐一面。言倾听。我今演说波罗提目叉曰

 忍辱最为上  能忍得涅槃
 以前所说  削发生发火沙门
 远离于屠杀  身口七支过
 持此戒具足  发生大聪明
 得清净身  世间无有上
 出生无漏智  尽苦苦死活 

尔时世尊。说此戒时。复有诸天皇帝。以天威力。来下天宫。诣毗婆尸前。作礼合掌。听受波罗提目叉。尔时世尊。而说颂曰

 无漏不思议  破闇到彼岸
 释梵一切天  俱听大仙戒 

尔时世尊说此偈已。告苾刍言。我于一时在王舍城七叶岩边。住止净室。而忽思惟。以前毗婆尸。说毗奈耶藏时。恐有诸天不来听受大仙戒者。今往诸天问诸梵众。作是念已。我于彼时入三摩地。如鼎力士展臂之间至善现天。彼之皇帝。头面礼足而作是言。善哉世尊。久不来此。我是毗婆尸正等正觉声闻学生。彼姓刹帝利。信心削发。憍陈族。寿八万岁。父名满度摩王。母名满度摩帝。欠拏太子。帝稣噜。削发受戒成阿罗汉。大贤第一酒保。名阿输迦。三会说法广度声闻。第一大会六万二千人得阿罗汉。第二大会十万人得阿罗汉。第三大会八万人得阿罗汉。毗婆尸。有如是最上。如是削发。如是证菩提。如是说法。如是调伏。令诸学生。着衣持钵。修诸梵行。远离五欲。断烦恼得解脱。证无生法。成阿那含。复次尸弃。毗舍浮。拘留孙。拘那含牟尼。迦叶。说法调伏。着衣持钵。修诸梵行。远离五欲。断烦恼证无生法。成阿那含。亦复如是。尔时世尊有无数百千皇帝。恭敬围绕往善见天。彼天见头面礼足。与无数百千皇帝。恭敬围绕往色究竟天。时彼天王遥见世尊。五体投地礼世尊足。而作是言。善哉世尊。久不来此。我是毗婆尸正等正觉声闻学生。彼姓刹帝利憍陈族。寿八万岁。父名满度摩王。母名满度摩帝。城亦名满度摩。欠拏太子。帝稣噜。削发受戒成阿罗汉。大贤第一酒保。名阿输迦。三会说法广度声闻。第一大会度六万二千人得阿罗汉。第二大会度十万人得阿罗汉。第三大会度八万人得阿罗汉。毗婆尸有如是最上。如是削发。如是梵行。如是证菩提。如是说法。如是调伏。令诸学生。着衣持钵。修诸梵行。远离五欲。断烦恼证无生法。成阿那含。复次尸弃。毗舍浮。拘留孙。拘那含牟尼。迦叶。如是着衣持钵。说法调伏。修诸梵行。远离五欲。证无生法。成阿那含。今大牟尼。说法梵行。调伏众生。亦复如是。尔时皇帝。而说颂曰

 无上二足尊  而入三摩地
 速运大神通  离彼阎浮界
 来至善现天  譬如鼎力士
 速展于手臂  刹那到此间
 世尊甚希有  无漏无障碍
 清净解脱身  如莲不着水
 百千世界中  无与齐等
 降伏大魔王  如河漂细草
 善现等诸天  俱来头面礼
 归命最上尊  正等大慈悲
 调伏诸众生  六根皆清净
 出生无上慧  依法精进行
 以前毗婆尸  正等正觉尊
 所宣奥妙法  三会度声闻
 律仪及梵行  守护无缺犯
 清净而圆满  如夜十蒲月
 尸弃世尊  毗舍浮如来
 贤劫拘留孙  拘那含牟尼
 及彼迦叶  如是诸如来
 所度声闻众  皆已得漏尽
 无复诸烦恼  恒修七觉支
 及行八正等  能离五欲过
 通晓大聪明  众所皆常识
 如彼毗沙门  常服甘露味
 如王得灌顶  永破诸闇冥
 如日放光明  一一世尊
 威仪及法行  利益诸群生
 各种开方便  引导无有异 

尔时世尊说此偈已。告苾刍言。我往彼天。闻是事已。知诸天人。诸法会。皆来随喜。若复有人。爱乐受持。行住坐卧。思惟读诵。无诸迷惑。永断轮回。解脱安泰。说此经已。皆大欢乐。信受奉行。

 


标签:佛经 
上一篇:佛说七佛经
下一篇:七佛父母姓字经
相关评论
深圳市善觉文化科技有限公司 粤ICP备190100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