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佛教故事

轮回真实案例:我与丈夫的两世因缘

时间:2013/2/25 17:32:53   作者:   来源:   阅读:2423   评论:0
内容摘要: ...

 

轮回真实案例:我与丈夫的两世因缘

 

案主是位中年女性。她向老师诉说,自己的丈夫于06年至今曾经三次向她提出离婚,直觉不是他有了婚外情,离婚的理由为:“我很痛苦!我要解脱!”说这话的时候,丈夫的面部表情很痛苦!从那以后就很少和妻子说话,虽然还住在一起但形同陌路。案主说,丈夫以前一直对她很好,为什么会变得这样一直百思不得其解。

在催眠中,案主回到前世记忆。

清朝的苏州城。一座很大的中式庭院,青砖砌筑的院墙。案主是个二十来岁的女子,穿着宽大的粉色衣裙,手执扇子,一位十几岁的丫环跟随其后,她们步入一间亭子休息。亭子外有池塘,里面有很多金鱼在游来游去,案主和丫环开心地在给鱼喂食。这时跑来一个三十来岁的白衣男子,那一世,他叫江涛,就是今生的丈夫。案主见了他很是欢喜,感觉就是在等他,江涛上来就抱着案主,说很想她,他们相拥在一起。随即,江涛握着案主的手往外走,走的很快。江涛是个很有才华的书生,他们彼此相爱,江涛是来带她逃走的!在催眠中,他们来到了山上的悬崖边,案主说,没路了怎么办?他们都很紧张,于是他们又下山。紧张与害怕一直笼罩着他们,很害怕有人追来。就这样,他们一直在找路。这时已经天黑了,看见一间似乎很旧的屋子,他们进入里面,屋里很黑,案主紧紧握住江涛的手。他安慰案主不要紧张,总算点亮了油灯。屋子很亮堂,布置的也不错,奇怪的是没有一个人,他们就在那里坐下休息。江涛找了点吃的充饥,案主问他:“我们以后怎么办?”江涛很自信地说:“不用怕,有我在!”他们就在那里住了一晚。次日又开始走,这时,路前方有只很凶的狗拦在那里,狗狂吠的很厉害,他们又惊又怕,四周出来很多像家丁模样的人,手里拿着绳子,他们被蒙住眼睛,走着崎岖的山路,好像上了山。当松绑后,发现他们身处一间大厅里,那些家丁模样的人都离开了。这时,外面进来一个五六十岁的白胡子老头,他拍着掌说:“不用害怕!欢迎你们来到这里!”案主说:“他很客气地请我们喝茶,吃点心。但我还是很害怕。问白胡子老头这是什么地方,他说是什么峰,叫我们安心住在这里。”

第二天,有好几十人聚集在大厅,案主说,感觉他们都是些很正气的人,类似水浒传里面的人。江涛被封为军师,很多人过来敬酒祝贺。就这样,案主和江涛就安顿下来,再没有离开。案主说,那段日子过得非常快乐,有找到家的感觉。

一天,感觉要打仗,江涛回来收拾衣服说要跟大哥走,要案主等他回来。他们都依依不舍,案主说,感觉要发生什么事情,大部队浩浩荡荡走了。除了案主,所有的人都离开了山寨。几个月后,回来一个士兵,说所有的人都战死了。得知这个消息,案主伤心欲绝。她不相信江涛会离她而去,于是,她一直在山上等他回来,直至老死。江涛就是今世的丈夫。在催眠中,案主看见江涛他们在打仗,场面惨烈,尸横遍野。但没见到江涛的尸体,在尸体堆也找不到他。案主说,看见他在悬崖边准备跳下去,表情很痛苦,后面有很多士兵在逼近他,江涛在犹豫是不是要跳下去,悬崖下是滔滔江水,临跳前,心里默祷说:“娘子!你要等我!”很不甘心就这样死去,汹涌的江水很快将他淹没了。在催眠中,案主看见江涛死后,变成了一只黑色的大鹰,飞回山寨来找娘子,可是案主不知道它的存在,大鹰很伤心,又不能和娘子说话,无法表达心中的思念,痛苦地在那里默默流泪!只有每天在树上看守着娘子,等她老死后就飞下来,看着娘子悲痛欲绝,自己也撞墙而死!死在了娘子身边!案主告诉老师,今世有段时间她和丈夫的感情很好。

案主死后,投胎为女婴儿,母亲家里很有钱,父亲是个商人,对母亲体贴入微,关爱备至。案主长大到十来岁,有一天,她在家里的花园里放风筝,进来一个十几岁很可爱的名字叫俊的男孩,和她一块玩风筝。之后,俊的父母经常带他来家玩,他父亲也是生意人。两家人关系很好。两人相爱了,俊很有文采,有一天,俊送了一个白色的玉佩作为定情物给案主,并下了聘书还送了聘礼。俊说,他要去京城赶考,叮嘱案主一定要等他。就这样,俊去了京城就再也没有回来。案主日思夜想盼望俊的归来,可是始终没有他的消息。于是,案主想去京城找他,就女扮男装和丫环一起偷偷去了京城。在京城到处打听俊的下落,在旅馆里打听有没有一个叫俊的考生,正巧有知道俊的人给她们指点了目前俊的住所。在大门口,有家丁拦着不让进,说俊是状元。这时,有马车停在门口,下来一个穿状元服的男人,就是俊,但他表示不认识案主,案主想,是不是自己假扮男装的缘故,就散开头发,俊表示还是不认识她,径直跨入大门,砰的一声把门关上!把案主关在外面再也没有开门,案主隐隐感觉俊怕面对她,有什么事瞒着她。回到旅馆,她四处打听,总算知道原来俊做了驸马,案主心里很痛苦,愤怒之下想要告御状,写了状纸,就在马路上跪着,来了一个大官,有点像包青天那样的,收了她的诉状,之后将俊抓去衙门审问,俊招供是给案主下过聘书,定了亲,还送了聘礼。就为这件事情,俊被斩了头,问斩的时候案主没有一点感觉。俊很愤怒,愤愤不平而死去。在催眠中,俊的眼神狠狠地盯着案主,非常怨恨她。其实他也不爱公主,只是贪图荣华富贵。案主回家后终身未嫁。俊就是今生的丈夫。

案主终于明白丈夫为什么会这样对待她了。

 


相关评论
佛若池交流群:215292643  佛若池QQ:191838125 粤ICP备110012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