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佛教故事

佛教大成就者之宗咯巴大师传

时间:2017/6/30 1:40:15   作者:   来源:   阅读:1688   评论:0
内容摘要:   宗喀巴降世时藏传佛教正处于一个衰败的年代。僧侣戒行不严,教风不正,思惟纷乱。宗喀巴大师以大智大勇肩负起了改革振兴佛教的历史任务,除了力挽狂澜、大马金刀地从教义理论长进行根本治理、拨乱反正外,还从整顿戒律,整顿教风,建立学院式的寺院,加强经学正规教导,培养戒律严正、兼通显密教理的常识型的僧侣部队方面做...

  宗喀巴降世时藏传教正处于一个衰败的年代。僧侣戒行不严,教风不正,思惟纷乱。宗喀巴大师以大智大勇肩负起了改革振兴教的历史任务,除了力挽狂澜、大马金刀地从教义理论长进行根本治理、拨乱反正外,还从整顿戒律,整顿教风,建立学院式的寺院,加强经学正规教导,培养戒律严正、兼通显密教理的常识型的僧侣部队方面做出了具有深远意义的供献。

  宗喀巴大师是藏传教格鲁派的创立者、学家,被公认为藏传教界的领袖人物。为了纪念这位出色的宗教领袖,寺庙和信徒,藏历十月二十五日,举行诵经、磕头,灯供典礼等隆重的祭奠活动,祭奠宗喀巴大师和祈愿大师赐与善良的人们以聪慧、安然、吉祥、幸福。

  三化一身

  公元1356年事尾的一个夜晚,宗喀巴大师的父亲跟往常一样,诵完了《文殊真实名经》,很安泰地躺在床上。不久,他在梦中很清楚地见到一位削发人,慢慢地向他家中走来。这位削发人,法相肃静,僧衣上围着一串很漂亮的花环;裙子也特別,是用叨利形树叶编成的,看起来有点像黄绢;后面背着一堆沉甸甸的经,说是来自山西五台山,想在这里借住一晚。说完,径自回身上楼,走进堂。次日醒来之后,他自忖道:五台山是文殊师利菩萨的根本道场,而梦中这位削发人正来自五台山,莫非这是菩萨授记,告诉我将生下一个具足殊胜聪明的儿子?虽然这个梦很奇特,然则大师的父亲并没有把它放在心上,也没有把这个梦兆告诉別人。他仍然跟以前一样,天天很忠诚地诵经,很精进地积集各类资粮。

  这样过了没多久,大师的父亲又做了一个梦。睡梦中,他溘然看到一支异常通亮的金刚杵,从空中渐渐而降,最后投入夫人的腹中。这支金刚杵,说是金刚手菩萨从绿叶国土中抛掷出来的。梦醒之后,大师的父亲认为又惊又喜。心想,金刚手菩萨具足大势力,能降伏各类邪魔,他是三世诸力量的具体表现。莫非这又是菩萨的授记,说我将生下一个具足大势力的儿子?

  同样在当时,大师的母亲也做了一个梦。睡梦中,她和成千上万的女孩,围坐在一片布满各包妙花的草原上,忽然间,东方出现一位白色孺子(观音菩萨的化身),手里提着净瓶;西方出现一位红色童女(度母的化身),右手拿着孔雀翎,左手拿着一面明镜。孺子指着个中一位女孩,问童女说:“这一个可以吗?”童女摇着头,指出一种过失回答他。孺子又别的指一位女孩,问道:“那么,这一个可以吗?”童女照样摇着头,并各指出一种过失回答他。最后孺子指着大师的母亲,问道:“这一个可以吗?”“这一个可以!”童女面露喜色,很高兴地回答。“那你快去洗澡!”孺子一边告诉大师的母亲,一边倒出净瓶里的水,洒在她的头上,同时口中赓续地诵着赞偈。

  来日诰日,大师的母亲醒来之后,身心认为无比的安泰,有一股说不上来的喜悦赓续地从心中流出。这一段日子,村里的人,大约都做过像这样类似的梦:梦中,看到许多边幅不凡的削发人,从拉萨迎回释迦牟尼像,安置在大师父亲家中的堂。此后,在堂的四周,经常出现不凡的异兆,比如在堂的上空,有时显现出绚丽的彩虹;有时天空中,飘落着各类颜色的妙花;有时披发出奇异的妙香;有时天乐、天鼓齐鸣;有时大地震动,东涌西没,南涌北没,四周涌中心没等,并发出无量吼声。

  1357年正月初十的晚上,大师的母亲又做了一个异常吉祥的梦。梦中。她看到无量弗成思议的僧俗男女,有的手中拿着幢幡,有的吹奏着伎乐,有的端着殊妙的供品,集聚在一个广场上,很忠诚地说:“恭迎观世音菩萨!”她很好奇地看了一下四周,并没有发明到什么,心中认为很诧异。随后昂首仰视天空,瞥见云中有嵬峨如山的金色身,光明如日,遍照一切大地。口中还宣说各种的法音。身四周围绕着许许多多的皇帝和天女,有如众星拱月,显得异常肃静圆满。不久,金色的身慢慢缩小,最后降入到她的身中。皇帝天女,以及迎接的人,也化为一道光线跟着进入。这时,各类梵呗诵赞声,仍一向于耳。

  大师的母亲醒来,把梦相一五一十地告诉大师的父亲。大师的父亲说:“这是一个吉祥的梦兆,表示你将生下一个具足无量悲心的孩子。他将住持如来处死,摧坏邪魔幢,饶益无边的众生。”

  大师的母亲自从做了这个梦今后,就和一般女人不一样。她天天过着清净梵行的生活,没有烦恼,没有贪欲,更没有嫉妒和悭吝的心生起来。她不爱好喧闹的地方,天天只爱好在安静的堂礼,诵持六字大明咒。大师的母亲十月受孕逐渐知足。

  在昔时(即公元1357年)旧历十月二十五日那天晚上,四周万籁俱静,大师的母亲舒适乎和地躺在床上。她在朦胧的梦中,溘然见到许许多多的削发人,手里拿着各类不合的法器和供品,慢慢地走进家中来。问道:“请问,堂在哪里呀?”先前见过的白色孺子,手中拎着一把水晶钥匙,在旁边回答说:“堂在这里。”孺子一边说一边用金匙在大**亲的胸口上,打开一扇小小的黄色门,请出以前放进去的金色像。像有点灰尘,先前见过的童女。立时倒出瓶水用孔雀翎很小心地擦拭。擦干净今后以僻静悦耳的声音,做各种的赞叹。前来赡养的削发人,有的在旁边殷重至诚地祈祷,有的在像的前面顶礼,有的持诵号一向地绕。大师的母亲醒来不久,就安然出生了大师。刚降诞的大师,显得异常安祥。这时,东方已现鱼肚白,金星正高挂在天空,闪闪照耀。这好比蕴涵着,将来大师清除众生的无名,就像太阳的光线划破沉寂的黑夜一样。

  大师出生后,大师的母亲将胎衣埋在土里。埋胎衣的地方,后来长出一棵白色旃檀树,枝叶蘩茂,共有1O万片之多。这棵树的叶子异常特别,每片叶子的脉纹启然形成狮子吼的圣像,或文殊五字明的字样。世人见胎衣生出新树,已是惊奇万分,后来见此树的叶子,现出圣像和陀罗尼,更是认为弗成思议。遂称此树为贡本(即十万之意)。后工资了回想大师的功德,并为植善根种最佳福田,于是在树旁建塔造寺,并以“贡本”为寺名。这座寺,就是如今黄教六大丛林之一,名震海內外的塔尔寺。

  时间似箭,转眼间,大师已长成一个聪明伶俐、活拨可爱的小童了。大师3岁那年,噶mb若比多杰国师因为元顺帝的迎请,从西藏动身前往中国。路过西宁时,大师的父亲带他往谒。噶mb国师看到大师器宇不凡,特别为他授在家五戒,并赐给他法号叫贡噶宁布。临走时授记说:“此乃圣童,今后将到藏中住持如来处死,饶益无边众生。他是第二陀。”后来西藏、蒙古等地的国民,均爱崇宗喀巴大师为“第二能仁教主”,正相符噶mb国师的授记。

  宗喀巴大师3岁那年,大师的父亲恭请敦珠仁钦波且驾临家中接收赡养。不虞,仁波且却带来大批财物,送给大师的父亲,并请求将大师送给他。大师的父亲知道敦珠仕钦仁波且是大成就者,必能对儿子有所饶益,是以很高兴地准许了。自此今后,一向到16岁的这几年间,宗喀巴大师完全依止敦珠仁钦仁波且,学**显密教法。大师赋性天聪,超群拔众,对于一切没有经由传授的经典,只要稍微的思考一下,就可以读诵如流,没有任何滞碍。敦珠仁钦仁波且目击如斯,加倍高兴。为了使他聪明早日开辟,特别传授文殊五字明和妙音天女法让他修**。敦珠仁钦仁波且深知大师将来必定得证菩提,当转无上大FA轮,是教中的大法王,是一切众生的大依怙主,所以就像培养药王树一样,一心一意地教导大师。只如果对大师有赞助的,不论是显是密,全部毫不吝惜地倾囊教授。是以大师在入藏时,闻、思、修三慧资粮,已相当广备,奠定了广事修学成功的基本。后来大师每当想起敦珠仁钦仁波且所赐给的恩义时,往往泣如雨下地说:“敦珠仁钦金刚上师的恩义最为深广,就是父母的慈爱也不过如斯。”

  大师在7岁以前,敦珠仁钦仁波且已经为他传授大威德金刚、胜乐金刚、欢乐金刚、金刚手等多种灌顶。并赐给他密号,名叫敦约多杰。灌顶后,大师就能如理遵守密乘的一切戒律。尤其是守护三昧耶戒,就像保护自己的眸子一样,涓滴不敢触犯。在很短的时间内,已能把胜乐金刚、喜金刚、大威德金刚等秘密仪轨切记在心,天天修持好几回,从未间断过。其他本尊法,也同时进行念诵次序递次,没有荒废。这时,大师的年纪虽然还很小,但他能够如理思维,发大菩提心。修持的时刻,又能聚精会神,一心不乱,坚信本尊的力量,恳切地祈祷本尊。所以修**文殊心咒没多久,他所住的房间石板上,有很多地方浮现五字明的笔迹,了了分明,好像手写一般。

  大师满7岁那年,二臂金刚萨埵就经常在梦中示现。更弗成思议的是,300多年前西藏的大依怙——阿底峡尊者,也再三现身指导。或许这就是日后大师发扬尊者教法的前兆吧!

  大师7岁削发,受沙弥戒,上师又赐名罗桑扎巴。17岁吋,大师赴西藏肄业。临行前,敦珠仁钦仁波且为了替大师送行,特别陈设三座肃静的坛城,并供上许多殊妙的供品。赡养时仁波且入胜三摩地,真心恳祷一切护法圣众加持,并祈愿大师获得一切成就。祈祷完毕,以青稞赡养坛城。刹那间,所有的青稞变成像至宝一样,大放光明。仁波且看了,很高兴地说:“这乃是贤慧,成就教第二能仁之瑞兆也。”

  会措辞的自画像

  宗喀巴大师在西藏修学时,他的母亲见大师迟迟未归,几回再三写信催他回去。最后托人带来一把螺贝般的白发,并附带说:“儿啊!我已经是风烛残年的白叟了,比来身体不好,天天愿望着见你。今生我俩不知能不能再会面,请你回来一趟吧!”大师看完母亲附带的信后,自忖道:“我回去其实没有多大利益。既然母亲要看的是我的边幅,不如绘一张自画像寄回去,或许这样能让母亲安心。”大师是以打定主意,急速绘一张自画像,寄呈给他的母亲。后来当大师的母亲展开这张画像时,画像竟然开口**:“阿妈!”大师的母亲看到这种弗成思议的现象,大为惊异,一时生起无量的敬信与欢乐心,认为这跟大师亲自回来没有两样,思念之心也就平息了。

  祥梦之解

  宗喀巴大师住蔡寺肘,曾经带他的学生阿旺扎巴前往拉萨大昭寺。在大消极世音菩萨圣像前,受持大悲斋戒。有一天晚上,大师为了想知道未来弘法度生的情形,是以师徒两人在大悲圣像前,殷重至诚地祈祷,请求大士在梦中授记。阿旺扎巴在朦胧的梦中,见空中有两个硕大的法螺,渐渐堕入自己身上所穿的衣服里。堕入之后,急速合成一个。阿旺扎巴顺手拿出来一吹,竟发出无比广大的声音。这个梦兆,表示阿旺扎巴将来会在康地、嘉绒两地弘扬法,成就广大的名声。大师则在梦中,见自己飘升到那塘雅拉雅的险崖。崖上有一块平滑雪白的石板,石板上横放一朵青莲花。青莲花正盛开,颜色鲜美,花辦没有枯萎,茎干每个部分都很完整。大师拾起青莲花,心想:“这是解脱母的三昧形,为什么会放在这里?难道这是菩萨摄受的征兆吗?”这时,溘然听到空中有声音答道:“这是具足寿相的缘起。”这个梦兆,大师虽未加说明、但只要仔细想一想,仍然可以明白。飘升到险崖:表示大师将超越死活险崖,达到最究竟的解脱。白色的石板:表示大师清净的意乐,如同雪白无垢的心田,早已远离污秽的自利心,和粗涩的烦恼心。青莲花盛开,颜色鲜美:表示大师以广大的聪明,使得处死如日中天,光耀能干。花辦不枯萎,茎干完整;表示大师无垢的教法,将永驻世间。拾起青莲花,表示广大的教事业,将由大师亲自承办。

  文殊菩萨经常为之说法者

  喇嘛邬玛巴在童年的时刻,身心坎轮邻近,自然会发出文殊五字明的声音,清晰悦耳。有一次,他因发出的咒声响若狂雷,而不支倒地。醒来时,赫然发明面相肃静的黑色文殊菩萨,鹄立在面前。随后,他请求上师传授文殊菩萨的灌顶,修**不久,文殊菩萨就经常现身为他说法。但他不敢随意马虎确定这些境象是否真实,唯独以“一切诸法全是幻化”观照护持,心中毫无留碍。

  稍长,他到卫藏桑朴寺肄业。因为他有高人的聪明,所以初学现观肃静论,就获得聪智的美名。后来,他盘算游历各道场,依现观肃静论立宗答辩时,本尊文殊菩萨现身告诉他说:“你应该将自己拥有的一切资具,赡养僧田。”喇嘛邬玛巴问道:“假如我将它全部赡养出去,今后肄业的费用怎么办呢?”“这个你不必担心,自然有宝藏可拿!”喇嘛据说有宝藏可拿、于是依照本尊所指导,将自己所有的家当全部赡养给其他的削发人,然后请问本尊说:“现在我已将所有的家当赡养出去了,但愿本尊慈悲,将先前承诺给我的宝藏,即时赐给我。”本尊回答说:“善行就是宝藏。我说‘宝藏可拿’的目的,是劝你舍离世俗财物,断除名利之贪,专心修善行呀!”

  喇嘛邬玛巴听完本尊的解释,遂舍弃世间事业,单身前往工布,从邬仅巴大师请学噶玛噶举派密法和噶举派大手印等法。学法完成后,他选择一块清净地,一心修持。这时,本尊所示现的身形语意,比以前更清楚、更稳固。

  后来他又到桑耶寺,从措噶瓦大师学**时轮金刚六种加行。此时,本尊之幻化,愈见清楚明了。他为了确定幻现的真假,特别请吉祥山童胜喇嘛剖断。童胜喇嘛以道果教授中的密传法义加以考问,本尊回答每个问题,都如以前在经续中所说的一样。是以童胜喇嘛告诉邬玛巴说:“依他的回答看来是真正的本尊,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有一次,喇嘛邬玛巴想到后藏学**。当时后藏有两位大善常识最有名,到底要依止哪一位,一时无法取舍。于是他以此事请问本尊,本尊回答说:“你尽管去,到本措栋时,请问一位削发人就可以了。”喇嘛邬玛巴到了本措栋,果真碰着一位削发人,请问之后,这位削发人告诉他说:“结尊巴惹瓦所证的功德,异常殊胜,假如你依止他,必能获益。”结尊巴惹瓦是位出离心异常强烈的人,喇嘛邬玛巴以依止他的缘故,也生起出离心,对于现世贪著、逐渐软弱。喇嘛邬玛巴又因为本尊的教导,前往萨迦寺依止结尊仁达瓦,修学中观以及戒律。回来途中,路经容地却隆时,得知宗喀巴大师也在邻近,是以急速前往就教,并依止大师,听受入中论月称释一遍。本尊文殊师利菩萨,天天凌晨必定教导喇嘛邬玛巴一个偈颂,从无间缺。本尊又告诉他,身心烦恼哪一种最粗猛,就先对治哪一种;并几回再三教导他修出离心、菩提心、正知见的方法。总之,喇嘛邬玛巴始终以本尊为最主要的善常识,一切行止,都依照本尊所教导。他因为外有本尊指导,内以深具信心,英勇精进,是以所证悟的功德,广大无边,难以尽述。喇嘛邬玛巴圆寂后火化时,火焰、烟云都自然形成利剑和青莲花的外形。火化后的舍利,晶莹剔透,似乎红黄色的水晶一般。更弗成思议的是,有许多舍利,自然连成一个六辐轮,美好肃静。

  亲见无量本尊

  宗喀巴大师闭关专修时,在一块石板上,磕长头礼拜三十五。因大师礼修忏不畏艰苦,一味精进,乃至手足俱裂,井在石板上留下四肢举动跪拜的凹痕,和头额的印纹。大师礼拜三十五时,常感35现身加持。然而他每次所见到的三十五,却全部没有头部。他认为很奇怪,是以就此事请问本尊。本尊回答说:“今后你必须在号前面,加诵‘如来、应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间解、无上士调御大夫、天人师、、世尊’,如斯方能见到全身的相。”大师自此今后,每次修忏时,都遵照本尊所教,如法念诵,果真每次都可看到三十五的圆满相,尊尊光明相好,肃静无比。于是大师依此,造三十五忏的修观仪轨。在此之前,印度和西藏的修行人,所谓修忏,只能依菩萨堕忏的仪文,一边诵,一边礼拜,而无观修之法。自从宗喀巴大师造修观仪轨之后,修法才算圆满,功德更为殊胜。大师求道心甚坚,闭关专修时,虽至疲惫不堪仍不敢稍有懈怠,一意严谨苦行。所以他在这段专修时代,曾获得许多菩萨的现身加持,和证无量弗成思议的功德。在阿喀时,大师曾见弥勒菩萨现嵬峨身,全身纯金色,于宝座上结跏趺坐。身上有各种宝贝作为肃静,两手当心,各执持一茎乌巴拉花,做双转FA轮印。此外,又见释迦牟尼、药师,身披黄色僧衣;见无量寿如来宣说各种法音,无量海会圣众菩萨层层围绕;在达布门垅时,大师见文殊菩萨现广大身,威德巍巍,四周有无量海会圣众围绕;又见圣解脱母、圣尊胜母、圣光明母、圣白伞盖母等一切本尊。现见龙树、提婆、护、龙智、月称等深观派的一切宗师;无著、世亲、陈那、法称、功德光、释迦光、天王慧、莲花戒等广行派的一切大师;同时,还见到造箭等八十四位神通大成就者。大师虽然获得如斯罕见可贵的境界,但他仍然认为这些境象,全是意识所幻化,弗成执实。是以不时以“诸法如幻”观照自心,毫无留碍。这时,文殊菩萨现身教导他说:“这种境界非比平常,而是诸菩萨摄受之相。你应该真心向他们恳祷,祈赐一切成就,如斯自然能获得自他二种究竟的利益。“过了不久,大师又见到大威德金刚,身大威严,头部和各个手臂都圆满无缺。又有一次,见文殊菩萨结跏趺坐,四周有无量弗成思议的圣众围绕。菩萨心中,忽然生出一口利剑,剑身逐渐增长,剑尖终至抵住大师的心窝。菩萨心中,又涌出黄白色的甘露,顺着闪闪发光的剑面,渐渐流**师的体内。此时,大师顿然认为全身舒畅,充满无限妙乐。

  能回忆前五百世者

  南喀坚参仁波且是修金刚手获得成就的大师。本尊金刚手菩萨,天天都为他说法。仁波且假如坐在室中仔细观察坛城。就能见到500世以前的事,绘影绘声。平常看到坛城,即使是极短暂的一瞥,甚至在梦中见到,也能回忆起16世以前的事,不会忘记。住在瓦寺邻近的居民,常日一举一动,或是起心动念,仁波且无不一览无余。假如有人想做不法的事,仁波且急速去找他对治,直到他平息恶念为止。假如有人遭受非人之损害,只要意念仁波且的形象,或称念他的名号,都能获得救护。总之,仁波且所证的殊胜功德,有无量无数之多,是难以描述尽的。

  破除寿难了悟空性

  宗喀巴大师住聂地东部之雅珍寺时,大师的常随学生已增至30多人。有一天,师徒同往赞日山,朝拜圣迹。大师在赞日山,曾见胜乐轮和一切护法等圣相,证得无量甚深法义。回路过摩罗山时,又见弥勒菩萨现嵬峨身,威德赫然,告诉大师说:“善须眉,你的功德如同诸示现在世间一样,将是无量众生的大依怙,你应当明白啊!”大师回到聂地东部,即隹在僧格宗,专修时轮金刚圆满次序递次及其六种支分等法。没多久,就获得广大观察聪明,对于许多甚深微细的困惑,有了决定性的看法;对时轮金刚一切密法,也清楚明了无余,无所混乱。此外,更获得狮子般的无畏辩才。自此今后,时轮金刚即屡为现身,并称赞大师说:“你修时轮金刚所证的功德,如同月贤大王再来一样,极为可贵。”

  这段时代,妙音天女也为大师授记说:“你的寿命只能活到57岁,所以应及时做些对自己和别人都有实际利益的广大事业。”大师问她说:“修尊胜母等法的仪轨,不就可以延长命命了吗?”天女回答道:“一般人修这些密法是可以延长命命的。但因为您以前世的愿力,和深深喜乐观慧力的缘故,所以修这些密法,只能成为增长你的聪明的人缘,对延长命命生怕没有实质的赞助。”文殊师利菩萨则劝大师说:“无论若何,往后你照样要专修对治寿难的密法,虽然极为艰苦,但仍然是可以遮止的。”后来大师在54岁到58岁之间,遵照菩萨所嘱咐,专修对治寿难的密法,果真有了破除寿难的征兆。大师住僧格宗时,又几回再三向文殊师利菩萨问些有关道的体相、次序递次、数量等甚深问题。菩萨回答说:“这些问题,你不必再时常问我,你只要用心详阅经论好好思维,不久就可完全通晓。”

  1398年,大师自聂地到阿喀;住阿得公结山之拉顶寺。在此一年中,大师兼行自修、利他二种事业。此时因为大师念及从出离到现在,对于中观之要义以及月称论师和清辨论师两家看法的异同,虽数次思择,但仍不太明白,无法获得究竟的决定。是以他决定持续遵照本尊所教,积极三事并修:对本尊周密祈愿,修本尊法;净除罪障,积集资粮;具体观察经论,英勇精进。这样修**了一段时间。某天夜里,大师梦见龙树、提婆、护、月称和清辨等大论师,在辩论“自性是有是无”等义理甚深的问题。个中护论师身形显得特别嵬峨,全身绀青色,手拿梵文《中论释》,放在大师的头顶上加持。第二天,大师详阅护论师著的中论释,很自然地了悟龙树父子之正见枢要,和所破的界限因而遣除一切相执所缘,铲除一切增减妄计,于真实义获得究竟。同时,大师又明白月称应成派,是若何善巧成立胜义谛和世俗谛。并了悟一切法是因为缘起,所所以性空;因为是性空无自性,所以形成了奥妙的缘起。亦等于以缘起妙破有边的常见,以自性本空破无边的断见。并不是离开缘原由果,而有空性可得。心经上说:“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等于空,空等于色。”就是这个事理。大师在妄境祛除,实执遣除之后,就恒常住于空三摩地,通晓诸法如幻。是以,他对世尊油然生起弗成动摇之信心,认为世尊真是一位无上大师。于是作一篇《缘起赞》,称赞世尊所说的甚深缘起法,是世间最罕见、最究竟之真理。

  帽子落水后的授记

  有一年夏天,因仰波僧俗诚恳周密迎请,宗喀巴大师遂应邀前往。于仰波挡朵寺结夏安居,并为该地无量众生大转FA轮。在前往仰波的途中,大师的帽子被风吹落在河里,顺着河水逐波而去。当时,大师指着帽子授记说:“我的教法将像河水一样,永不间断,永不枯竭。帽子停落的地方,将建立弘扬中观学的道场。”大师的帽子最后停落在仰波的桑星岗。后来大师的高足法上,果真在此兴建“大乘FA轮洲”道场,广弘中观。正相符大师所授记。

  诸传承师现身赐加持

  在热振寺贾乔贝桑法王为大众宣讲《中观》等大论,宗喀巴大师则讲授噶当派之《菩提道次序递次》。热振寺是噶当派的根本道场,寺内安奉噶当派祖师阿底峡尊者的圣像。圣像身量大约与人相等,塑造巧夺天工,慈颜如生,极为肃静。大师因仰慕尊者巍巍的德业,所以特地前来瞻仰。大师在尊者圣像前,广陈上妙供品,周密祈祷,并发愿说:“惟愿尊者垂加持,令显密法日臻兴隆,光鲜如日,遍照一切大地,众生悉脱苦海,证得无上菩提。”大师祈祷完毕,忽然在空中,见上自释迦如来,下至南喀坚参等一切噶当派之传承祖师,现身说法,颔首慰问。此后更为特其余是这些传承上师中,阿底峡尊者、仲敦仁波且、博尕瓦、霞惹瓦等大师,现身达一个月之久,天天为大师广传噶当派之无量教授教诫。法会圆满当天,仲敦、博尕瓦、霞惹瓦等大师,化为一道虹光,摄人阿底峡尊者的身中。随后,尊者为大师摩顶加持,并安慰说:“贤慧,你不必为此事而忧虑。往后你尽管为圣教做广大事业修菩提行,饶益众生,我会不时赞助你的。”尊者说完就不见了。这些法会中、因为噶当派各位上师的加持力,所以大师讲述《菩提道次序递次》,比以前更为淋漓尽致,法会中大众莫不认为无比欣喜,个个了知《菩提道次序递次》教授最为罕见,它将一切经论教授,编成一贯之道次序递次,汇一切教典为一致,只要修此一法,就等于遍修一切窍门了。

  牙齿变圣像

  宗喀巴大师前往噶瓦栋寺时,文殊菩萨曾授记说:“不久之后你在那却垅讲经时,将会脱落一颗牙齿。这颗牙齿,你应该送给克主杰,以作他将来弘扬教法,饶益一切众生的瑞应。”后来大师往那却垅时,四部密乘的本尊和三十五等圣众,都曾现身加持。

  有一天清晨,克主杰启白大师说:“昨天晚上,我梦见上师为我授记,是以今天特地前来启请上师,愿上师慈悲,为我等讲授四部密法之摄义——《金刚持之道次序递次》等法。”大师很高兴地准许说:“当然可以啊!”于是大师急速将四部密乘要旨等甚深法,广授给诸徒众。某时,正当日光增盛之时,大师在法座上讲经,口中溘然放出大光明遍照虚空。在场大众,全部看得很清楚。甚至更有人,见大师口中放出的光明,为五彩霞光。

  在大师口中所放出的光明中,惟有大阿阇黎达玛仁勤、持律札巴坚参和心子克主杰,看到大师脱落了一颗牙齿。这时大师随口诵出半偈云:“住妙高前如金山,施与无伦善妙汝。”大师诵毕,随即将这颗牙齿送给克主杰。达玛仁勤和札巴坚参看了,央求大师道:“大师啊!请您也赐给我们牙齿吧!”大师回答说:“并不是我不把牙齿送给你们,而是克主杰具有获得这颗牙齿的宿根,和本尊文殊菩萨的授记。假如你们也想要的话,往后七天中,只要周密地祈祷,我可以送一些其他的器械给你们。”大师说完,克主杰急速将此颗牙齿捧回室中,周密祈祷。弹指间,牙齿放出五彩霞光,遍照一切。七天之后,大师又命克主杰将牙齿端出来,先陈设鲜花妙供,各种礼赞,然后才渐渐打开盒盖。这时盒中,光辉四射,高入碧空,色含五彩,朗照寰宇。而且更有阵阵妙香,氤氲满院。原来这颗牙齿,早已神变成文殊菩萨的圣像,肃静相好,维妙维肖。圣像遍身,充满各色各样的舍利。大众目睹这般情景,十分惊异,莫不欢乐雀跃,叹为罕见。大师将文殊圣像顶上好像海螺状的舍利,送给华奥多吉;圣像额上好像水晶般的舍利,送给大阿阇黎达玛仁勤;圣像喉间呈金色的舍利,送给毗奈耶尸罗;圣像心间呈吠琉璃色的舍利,送给持律札巴坚参,其他尚掏出998颗舍利,分送给在场的听法僧众。这些舍利,每日增多,就是现在具大福德的有缘众生,想获得它也不太难。

  法体透明且发光

  公元1419年旧历十月十九日,宗喀巴大师于甘丹寺自己的卧室中,示现稍微的病容。第二天所有僧众惟恐落空大依怙主,遂急请大师驻世,并做诵经等法事。下昼大师告诉大众说:他全身稍感疼痛。但到了中夜,大师又示现晕厥状态。到了第三天晚上,大师又嘱咐宝幢仁波且说:“往后你要和达玛仁勤,好好住持甘丹寺呀!”十月二十三日持律札巴坚参和大阿阇黎达玛仁勤,跪在大师座前。达玛仁勤请求大师说:“惟愿大师慈悲,为我指导将来弘法利生之心要。”大师因以前嘱咐他住持处死,所以不再重复指导,只取下自己所戴的黄帽,放在达玛仁勤的怀中,并授给他一件僧衣,说:“你当明白此事的密意,好好修菩提心啊!”这是大师平生中最后的教授。自此今后,大师示现病邪,日益转盛。但即使是最严重的时刻,也仍然天天修四座瑜伽,从无间断。十月二十四日后夜,大师广修薄伽梵胜乐轮之内供法。这时,虽现出各种罕见境界,但侍奉大师的学生,惟恐惧动大师,都未敢请问。十月二十五日黎明,星光欲没,旭日正升之时,大师遂入大定,三种空次序递次摄入一切空性,现证光明法身真胜义谛。呜呼恸哉!此乃是三界大法王,人天大导师,亦现涅槃之相也。大师示现疾病时,身体略见瘦削,至粗息内摄后,身体忽然又显出圆满相,成为内外通明之光明幻体。尤其是他的面孔,精神焕发,年轻得像12岁的孺子一般。这时大师身上发出的光明,世人所见都不尽相同。有人见为红黄色,有人见为黄白色,更有人见为真金色。这种罕见妙相,正如文殊师利孺子“外御隐珍之服,内住等持之定”一样。大师住光明准时,天空异常澄净,涓滴没有一点云翳。圆寂后四十九天中,又无轻风飘摇,是以大众所供的酥油灯,虽然遍满全部大寺的内外,却从来没有发生过灯焰倾动或熄灭之事。每当更深人静时,空中时常传来奥妙悦耳的天乐声。花团锦簇的花朵,几回再三由空中散落,纷飞如雨。白色的天花光耀如珍珠,从空中下降时,好像满天明月纷纷下坠一样。甘丹寺的上方有纯白色的光柱,上竖如幢幡。寺的两旁,以及寺前,祥云聚集,布满五色霞光。

  宗喀巴五次现身

  宗喀巴大师成后,圆满受用身遍尽虚空,随缘垂济。其无量无边之功德,实非如幼儿聪明般的人所能懂得。如今仅略述大师为克主杰五次现身的情形。

  有一次克主杰为大众讲经时,见一般众生,贪著五欲,驰逐恶法,不肯至诚学**如来正教。有一部分人虽然发心修学菩提道,奈何缺乏决定处死的慧眼。又有一部分人,因为福德微薄,遂随恶友,亲近恶常识,虽有好心,徒招苦果。他观察之后,为这些愚蒙众生,认为无限的悲哀,眼泪不觉扑簌簌流下来。克主杰因而回室,于密坛前想道:“这些愚昧众生,之所以无法依止具德大善常识,完全是宿无福德所致。众生因外无具德善常识指导,内又有烦恼覆心,所以产生各种倒置妄想。比如一切有为法,明明是无常,却计为常相;诸法本性空寂,却执为实性;世间一切受用,本是虚幻不实,却执为快乐的源泉而拼命去追求;现世名望,有如谷响,却执为究竟。众生如是费尽心力,妄想知足六根欲望,于是愈追求愈堕入苦楚的深渊中。如今大师之显密教法,一切善说,以及金刚持秘密扼要之处,全部远离细微缺点。然而因为众生不具夙根,我虽日夜一向地讲说,他们却仍然无法领受大师无上甘露法味。甚至还有人去亲近那些极愚至痴、乏学蒙昧、迷于取舍、等同畜生的恶常识,听闻一些自赞毁他、虚妄、绮丽、邪命的教法。这些如母众生假如能通晓法心要,直证地,那是多么令人高兴啊!然则他们却偏偏不念无常,为现世名闻利养所迷乱,而逐渐步人邪道,永沉轮回。悲夫!”克主杰想到这里,于六道轮回深生厌离。泪如雨下。遂陈设无量上妙供品,向大师殷重至诚地祈祷。克主杰刚祈祷完毕,就见宗喀巴大师骑着一只白如雪山、众宝肃静的六牙智象,威光赫赫,跟着一片五彩霞光降临在对面的虚空中。大师面带微笑,安慰克主杰说:“儿子啊,你心意我已明白,再不要为此事而认为忧苦了!众生假如能像你这样,不时忆念上师之各种功德,必能净治往昔所造极恶罪障,并能集聚无边福德资粮。你这种情形,就像瑜伽安闲米拉曰巴忆念玛尔巴上师一样,极为可贵。无论若何你应该知道,你我师徒所做的事业根本善妙。所以往后你仍须持续精进,广弘我的教法。”

  某日,克主杰于显密二教甚深扼要之处,生疑莫解,因而想起宗喀巴大师,自忖道:“假如我师长尚在世的话,现期近可向他请问,并且一定能获得圆满的解决。然而师尊今已不在人世,还有谁能作我究竟定夺之依据呢?师尊啊!我是多么急切地愿望您能为我解答。您现在到底在哪里?”克主杰越想念,越悲切,于是献上妙供,涕零启白于大师。刹那间,宗喀巴大师现,他坐在无量摩尼珍珠所严饰的纯金宝座上,由许多皇帝擎持而至。大师为克主杰广释诸疑,并开示各种教诲教诫,然后才离去。

  又有一次克主杰捧读参阅大师所著述的《菩提道次序递次广论》和《密宗道次序递次广论》时,深感大师之善说,总明大乘教一切显密经论的要义;并陈述任何修学法的人,从初发心依止善常识起,甚至修学圆满次序递次证得金刚持位止,个中各种运心,应有尽有,且详分阶梯,无欠无余。克主杰心想:“能具足这种广大无垢慧眼,除我之师长文殊菩萨化现而来的。以外,如今在印度、西藏、甚至全世界各地的大善常识,都无法做这样准确明白的善说。”克主杰想到这里,心中勾起了无限的哀思,随念大师之无尽功德与恩惠恩泽,不禁滴下簌簌的泪珠,因而向大师周密地祈祷。这时,大师全身金黄色,右手执利剑,左手执梵箧,现孺子相,身上众宝严饰,骑着一只雪白的狮子,从虚空中慢慢飘到面前。大师为克主杰教诲说:“儿子啊。你不要再哭了,我现在特地来为你说法,你要好好听啊!在这五浊恶世中,虽然有许多不合种姓的众生,但如今处于这种法陵夷的时代,他们大多不再念及无常和三恶道之苦了。唯独贪著名闻利养、衣食卧具、凡庸事业。不要说精研甚深法义,就是连想一下‘现在做这种事,将来会得什么果报’之心的人都已很少了。假如有人阅读我所著述之忏罪集福、超越一切经论难处的精义后,且能生起决定信解,远离愦闹地,专心修持这种甚深法义,其得位,如在掌握。然而能这样做的人,是多么稀少啊!虽然如斯,世间仍有少数法器机缘;你应该不辞劳苦地去饶益他们,尤其更应弘扬我的教法,令其光鲜。你我师徒,于后世不久,就可很快见面了。”

  克主杰曾因忆念大师深恩,涕零伤感,毛骨颤悚,是以至诚祈祷大师说:“具足三恩义无与能等之上师啊!祈请慈悲加持我,亦请慈消极照末法中忧苦的众生吧!如今大师之教法,有如空中之闪电,亦如海市蜃楼般地即将隐没,我于何时能到上师之足前呢?”克主杰祈祷完毕,见宗喀巴大师骑着一只猛虎,瞬间出现于对面虚空中。大师全身赤红色,眼如铜铃,鼻槽丰大,现金刚瑜伽师相。右手执利剑,上扬于虚空中,火焰炽燃。左手拿着嘎巴拉,置于胸前。嘎巴拉里面,盛满甘露。头发赤红色,以青绸缠缚着。身上挂满人骨,作为肃静。脸上露出极欢乐的笑容。身旁有八十四位大成就者前后围绕着。此时,大师安慰克主杰说:“儿啊,你不要过于悲痛,我除你以外,再也没有別的可想了。就像你除我以外,又能想谁呢?我并没有放下你到其余地方,今后你假如想念我,可详阅《菩提道次序递次广论》和《密宗道次序递次广论》以及其他一切著作。这些都是我的遗教,你看这些论著就等于看到我一样。今朝众生的福德异常微薄,烦恼极粗猛,圣教已即将面临稳没了,你现在可发愿到此空行世界来。”

  又有一次,克主杰心想,我愿望后世能往生大师座前,是以现在应祈请大师降临,请问他现在住的地方和一些尚待抉疑的问题。于是陈设极上妙供和一座纯金的曼荼罗供,并至诚祈祷说:“敬礼父师三世,众生独一皈依处,结尊文殊无能胜,祈请慈悲降临此。”此时,宗喀巴大师坐在白云上端的金刚座上,现身于对面虚空中。大师仍作生前之相,双手作双转FA轮印,阁下各持一支乌巴拉花。右边花上置利剑,左边花上置梵箧和聪明镜。他告诉克主杰说:“儿子啊!你应准备好一切,赶紧到我这边来,我会派人去迎接你的。”克主杰问大师说:“请问上师,您现在到底住在哪里?”大师回答说:“我的化身遍一切处,有的在空行世界,有的在靓史陀天,有的在南瞻部州。如今我在中国五台山的化身,天天为1800位金刚比丘上午宣讲《中观》、《菩提道次序递次广论》和《密宗道次序递次广论》,下昼讲释《密集金刚》、《胜乐金刚》和《大威德金刚》等三部密法。你应该发愿到这里来,不久你我师徒即可相会了。”

  念诵穆则玛,众魔不骚扰

  结尊仁达瓦是宗喀巴大师所有上师中,对大师影响最大、最深远的无比恩师,是以大师奉他为根本上师。有一次,当结尊仁达瓦抵达前藏时,大师前往迎接,见面献上哈达后,急速再呈上偈颂,赞叹结尊仁达瓦。结尊仁达瓦看后,谦让未遑地说:“我无此德,不敢当,这一偈颂你倒可当之而无愧。”于是结尊仁达瓦将原颂最后二句更易人名,改成赞叹宗喀巴大师的祈祷词,即后来藏域人人奉颂的《穆则玛》:

  无缘慈悲大海观世音,

  无障聪明宗主文殊师,

  破除一切邪魔密藏丰,

  雪域圣者之首宗喀巴,

  洛桑扎巴我向您祈祷,

  加持苦衷如愿得成就。

  后来西藏有一位大喇嘛,在雪山中修行时,山前有一户人家,正遭受白哈尔作祟。这户人家因不堪其扰,遂恭请许多高人前来驱治,但都没有效果。有一天,村中有一位牧童无意中来到大喇嘛修行的地方,于是将村中所发生的工作告诉了大喇嘛。大喇嘛听后。送给牧童一双加持过的鞋子和一串加持过的念珠。并吩咐他,当魔进入房子时,将鞋子放在大门的两旁,念珠则散置在四面墙壁闲暇的地方。当天晚上,牧童见魔进入被害者的房子后,急速遵照大喇嘛所指导的方法去做。刹那间,白哈尔看到自己的四周,布满了无量金刚护法神,大门口又有金刚手菩萨守护着,是以认为异常惊恐。这时大喇嘛已随之而至,白哈尔遂跪求大喇嘛,请喇嘛放地一条活门。大喇嘛回答说:“放你可以,不过你必须遵守我的约定。”大喇嘛要白哈尔今后遵守不再骚扰人的戒律,但魔以祟工资生,假如往后不再骚扰人,必定断其活门,是以不肯。大喇嘛要白哈尔往后不扰乱天天诵《穆则玛》的人,他也不肯。因为康藏地方,几乎没有人不诵此颂,假如遵守此戒律,就和遵守往后不再扰人的戒律一样。’最后大喇嘛要他遵守不扰乱天天诵《穆则玛》108遍的人的戒律,白哈尔欣然准许。白哈尔异常凶猛,威力无比,此魔不敢为祟:其他的就更不用说了。西藏地方修行人若稍有长进,或将成就,白哈尔必乘隙为祟,是以《穆则玛》遍行于康藏中。凡修持《穆则玛》的人,都能获得宗喀巴大师的特別加持;消除一切魔障,圆满福慧资粮,快速成就道。

  “具闻思修的池沼”

  哲蚌寺的创建者绛央却杰,生于西藏桑耶地方一个大农奴主家庭。他自幼聪慧,在帕竹噶举派专学显宗的泽当寺削发为僧。后来他到桑普寺从涅贡仁桑和丹玛官僧学**《般若经》和《因明论》。又到觉摩隆寺拜堪钦噶宇巴闻**《毗奈耶》和《俱舍论》。后返回泽当寺,绛央却杰又在甘丹寺拜宗喀巴师为师,受比丘戒,从宗喀巴大师闻**《甘珠尔》、《丹珠尔》中许多深广教诫和经论。上师一授即悟,最后他成为一位大学者。在扎西垛喀地方,上师宗喀巴委托绛央却杰和内邬宗宗本南喀桑波二人,建筑一座寺院。绛央却杰家庭十分充裕,且和内邬宗宗本南喀桑波交往甚密。一次绛央却杰来到内邬宗,晚上做了一个奇特的梦,梦中情景是:在格培大山前的达布塘地方来了一位名叫南木德嘎波的圣人,圣人对他说:“请你在这里建一寺庙,我可以献给你五千僧人。”之后又来到一条十分宽敞的山沟,看见那里有许多池沼。在象山山嘴前一沼池旁,至尊宗喀巴大师端坐在那里,对他说:“这是一盆具闻思修的池沼,缘法甚善!”又一夜梦见许多人渡一条大河,河宽水急,未能到达彼岸。他一见此景此情,顿生慈悲之心,即刻跳进河中游向对岸,欲去拯救这些人。这时河面上忽然出现一座大桥,世人方凭桥到达彼岸。于是绛央却杰和宗本南喀桑波商量建寺事宜,由南喀桑波作施主,绛央却杰主持动工建筑。后来,在拉萨西郊5公里的格培乌孜山山坡上建成了著名的拉萨三大寺之一的哲蚌寺。建成后宗喀巴大师亲临主持开光典礼。从此哲蚌寺声誉大振,来此寺朝拜的信徒接踵而来,香火鼎盛。哲蚌寺建成后,绛央却杰就担负了该寺的寺主,弘扬讲、辩、著诸事业,在该寺也创立了祈愿大法会。

 

声明:本站为在公安机关挂号立案的互动式网站,文章、图片和视频均为网友上传,如有发明我们文章、图片或视频侵权,请经由过程邮件xuhua@xuefo.net与我们取得联络,我们在接到通知后会急速删除。



下载TXT文件(点鼠标右键另存为)  

标签:佛教 大成 成就 大师 
相关评论
佛若池交流群:215292643  佛若池QQ:191838125 粤ICP备11001230号